導 讀

ISLAND IN THE STREAM A Quick Case Study of Taiwan's Complex History

著者:April C. J. Lin & Jerome F. Keating 出版者:南天書局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:2000年10月初版 2001年6月再版淡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林呈蓉

從台灣的國際定位談起

  姑且不論國內統獨意識如何地壁壘分明,每年到了秋天聯合國會議期間、或 是四年一次的美國總統大選時,從兩岸議題所衍生出來台灣的國際定位問題,經 常成為眾人爭議的焦點。經過海內外媒體不斷地炒作之後,即使原本不關心政治 、歷史的一般群眾,特別是外國人士、或是華僑第二代、第三代子弟,也開始注 意起這樣的「國際性」話題。他們的第一個疑問多半是「台灣怎麼會讓自己走進 這條死胡同裡呢﹖」

  在聯合國裡面,有近百分之七十五的會員國人口是少於台灣的。位於歐洲的 列支敦斯登(Liechtenstein)人口僅有3萬2千左右;更甚者如太平洋上的獨立島國 Tuvalu成立於1978年10月,在1995年當時人口也僅有1萬左右,但是在聯合國內他 們也有投票權;反觀坐擁2千3百萬人口的台灣卻失去了在聯合國的席次,進而坐 失了投票權。問題是聯合國內這些小國寡民之會員國的一票也可能左右台灣2千3 百萬民眾的生存權。

  即使台灣的經濟實力在世界排名第15(1999年),世界多數的國家也都願意 視台灣為一獨立個體,而與之進行經貿、文化交流;但是礙於中國的阻撓,台灣 在國際社會的政治、外交地位卻無法被大多數的國家所認同。在無視於台灣民眾 情緒的情況下,中國仍舊片面地宣稱「台灣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份」。

是台灣人抑或是中國人

  翻開中國歷代疆域變遷圖來看,似乎很難證明台灣「自古」便歸屬於中國。 四百年來島上的政權更迭不斷,從荷蘭人政權時代開始、歷經了東寧王國政權、 清廷政權、日本人政權、國民政府政權等不同政權的時代。在民族意識與國家認 同的議題上,所謂「上有政策、下有對策」,政權頻繁更易的歷史脈絡下,島上 的民眾逐漸磨練出一種能夠隨時彈性因應的能力。然而,台灣人民目前所面臨前 所未有最大的難題是,連「一天」都未曾統治過台灣的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政權 ,也宣稱其對台灣具有主權性。

  姑且不論「國共紛爭」給台灣帶來如何的影響,單從民眾史的觀點重新審視 這個議題,不禁令人質疑「國家」這種人為的體制,有時似乎不能給民眾帶來福 祉,反而是把一般百姓的生活步調給攪亂了。從清國人、日本國皇民、到中華民 國國民,在這個島上有不少人一生中已經經歷了三個不同政權的時代。從台灣短 短四百年的時間進程中五度易幟的歷史脈絡裡﹐便可推知﹐即使世界其他地方應 該也存有類似的問題,但皆不如台灣的案例如此別具代表性。

內容導覽

  雖然歷史學家難以為這樣的史實馬上做出論斷,但是以台灣歷史為題材,從 歷史學、政治學、與社會學等各種分野角度,討論國家認同與民族意識等問題時 ,應該能從民眾史的立場上推衍出一些可深入探討的課題。因此,即使在《Island in the Stream》書中對每一段歷史脈絡並沒有特別的預設立場,但是在各個章節 最後皆提示幾個可供共同討論的議題,並且提供幾本可以深入探究的專書,以資 讀者參考。

  全書一共分為四個章節:根據台灣四百年來的發展歷程,分為:I. 大航海時 代、II. 清帝國時代、III. 日本帝國時代、IV. 中華民國時代。

I. 大航海時代

  在「大航海時代」中,我們提供讀者一個「無主地(open territory)」的概 念,台灣這個島嶼原來不屬於任何勢力所有。島上居民的主要成員為原住民,以 及少數來島上貿易、傳教、兼營局部開墾事業的外來者。原住民的組成結構分歧 複雜,若以其分布的地理位置而論,則大致可分為高山、平埔等兩大系統。屬於 平埔系統的原住民多半都與漢人通婚、同化,如今已被混入大多數「台灣人」的 血脈裡。高山系統的原住民則由於活動空間較為偏僻,因此現今從中央山脈往東 行走,仍隨處可見到他們的蹤跡。島內的外來者則包括了鄰近的日本人、伴隨新 航路.新大陸發現而來的荷蘭人、西班牙人、以及橫行東亞海域富可敵國的 鄭氏海上武裝貿易集團等。台灣所扮演的「亞太營運中心」角色,在這一時期表 現得淋漓盡致。

II. 清帝國時代

  時期逐漸往後推移至「清帝國時代」,雖然朝廷決定要把台灣納入帝國的版 圖裡,但是在清帝國對台灣212年的統治當中,前面的190年期間對台灣的經營管 理,則採行消極方針的統治政策。配合清帝國外交上的閉關自守策,台灣被迫暫 時退出了國際舞台;另一方面,在清帝國強勢的大陸政權統治下,台灣一直站在 整個帝國結構的末端與邊陲位置上。直至幾個事件發生之後,才逐漸改變了台灣 這種被迫自閉的命運:一為1858年清帝國與列強訂定四國天津條約,決定台灣開 港(淡水、雞籠、安平、打狗),乃促使台灣有機會再次重回國際舞台;1874年 日本對南部台灣出兵,引發了牡丹社事件,促使清帝國在台灣的經營管理上,一 改過去的消極路線,進而轉換成積極的統治方針,獎勵大陸內地民眾移民台灣; 1885年清法之間原是為了越南問題而引發清法戰爭,但竟有一個戰場是位在毫無 瓜葛的北台灣(雞籠、淡水),由此顯見西方列強對台灣別具野心,也促使清帝 國重新思考台灣的行政定位,於是台灣在戰後正式獨立建省,脫離了過去附屬在 福建省下的命運。

  在清帝國統治時代中,「民亂頻仍」成為極其矚目的一個時代特色。然而, 這種「三年一小反、五年一大亂」的現象基本上乃是傳統中國社會所存在的一種 社會特質,伴隨著大陸民眾「唐山過台灣」的移民過程,又把這樣的社會特質移 植到了台灣社會,進而塑造出台灣「民亂頻仍」的形象。台灣的民亂除了一般的 抗官民變之外,還包括民間透過族群、姓氏、職業團體的勢力結合所導致的分類 械鬥。這種民變頻仍的社會現象,充分顯示出台灣社會長久以來一直都是處在一 種不安定的狀態當中,而構成其不安定的根源主要有三:第一、社會公權力在許 多時候經常無法有效伸張,因此民眾總是必需設法自立救助;第二、多數時候台 灣社會都是被外來政權所統治,且政權更迭頻仍,經常無法滿足在地住民的真實 需求;第三、不同族群一起寄居在如此蕞爾小島上,族群相互之間經常必需面對 激烈的生存競爭。

III. 日本帝國時代

  1895年清、日之間由於甲午戰爭因而簽訂了馬關條約,根據條約內文之規定 ,清帝國同意把台灣、澎湖割讓給日本。從此台灣的歷史進程跨入了「日本帝國 時代」。日本帝國時代在台灣的歷史發展上佔據了五十年的時間,卻給日後的台 灣社會帶來極其深遠的影響,而「近代化」則是其中一項最為具體的時代特質, 也為戰後的五○、六○年代台灣的經濟發展多所助益。在日本統治期間,從上下 水道工程建設等衛生環境的整備開始;推動人口、戶籍、舊慣、土地、林野等各 項基礎調查事業;並統一幣制以促進金融與商業的流通;建設與擴充各種交通運 輸事業;開發水力與火力發電廠以奠定日後台灣發展工業的動力基礎;並從品種 改良開始重振台灣傳統重要的米糖經濟產業。

  台灣的近代化經驗幾乎是在與日本的近代化同步的情況下發展起來,但無可 諱言地,日本帝國在台灣所奠定的一連串近代化基礎,基本上完全是為了配合帝 國內部資本主義發展的需求所設計的,然而如果台灣史上欠缺了這一段歷史經緯 ,把今天的台灣社會與中國治下的海南島相比,則恐怕也無出其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伴隨此一時期日本在台灣辦理了近代的國家教育,也導致19 15年之後台灣的民變不同於以往,乃逐漸具備了近代民族運動、社會運動的特質 。台灣民眾在自立救助的過程中,一反過去的草莽行徑,不斷展現出試圖在現行 體制內爭取自身權益的決心。一種蘊含近代國家特質的社會運動,從1920年開始 直至1937年因中日戰爭的爆發而必須終止一切的組織活動為止,乃成為台灣社會 抵抗外來政權統治的一種新潮流。

IV. 中華民國時代

  1945年太平洋戰爭結束,伴隨日本的敗戰,日本被迫放棄以台灣、澎湖為始 等所有其舊屬殖民地,台灣的歷史進入了「中華民國時代」。在美國及其他列強 的強勢主導下,台灣的命運被中華民國的國民政府從接管到領有,至今亦超過了 半個世紀。在這近半個世紀的歷程中,台灣被捲入中國內部國共內戰的愛恨情仇 、與冷戰時期國際社會美蘇兩大陣營的對立局勢當中。另一方面,反觀島內伴隨 時間的推移,政治上從威權、解嚴、乃至政黨輪替的多重戲劇性轉變;經濟上從 美援時代逐步走向綠色矽島的理想;文化上從中華文化復興運動重新回歸至社區 總體營造、提升本土意識的問題思考方向;社會上從安定、繁榮的終極指標轉向 志工台灣、福利國家的社會集體價值之追求,這一切在在展現出台灣民眾在國內 外艱困的政治環境中雖然背負著「雨夜花」的命運,卻一直抱持永不放棄希望的 「望春風」精神。

  2000年3月18日台灣民眾以直接民選的方式選出了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的總統, 台灣的民主工程又開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。在新的執政黨與總統帶領下,台灣必 需重新思考自己未來的定位與走向,從國家認同與文化省思的問題思考開始;與 中國之間兩岸關係能否持續穩定發展;以及其所衍生而來的外交困境之突破、族 群與意識形態對立態勢的消弭;透過島內社會黑金、特權的掃除以期能開創公平 競爭的社會環境;以及如何減輕新世紀台灣產業升級等問題所帶來的經濟遲緩成 長與失業率攀升的衝擊。為了能成為國際社會的正式成員,以及維護亞太地區的 繁榮與安定,即使前途險惡,但台灣民眾一如過去仍努力地站在世界的激流中屹 立不搖。

謹識於2001年6月21日